欢迎访问 ag怎样追杀小客户|官网 网站 ? ? English
会员申请表下载:个人 | 团体
史悟

今晚(2009年12月31日)下班,头晕脑胀,便步行,去个小书店逛逛,放松一下。


很快,到了珠江路237号的纸张公司书店,其实,就是一间小门脸的特价书摊。文史为主,淘得两册好书。 一为一力文库的双语版奥勒留《沉思录》(上海三联书店),一为秦文锦编集的《金文集联》(中国书店)。?


结完帐,共35元,老板也就打烊了。于淘书而言,2009年的后门关上了。再附庸风雅,就得在2010年咯。


子夜,照例,边煮稀粥边翻书。凌晨1点半,接何伦老师发自俄罗斯的新年祝福短信,即回复,并告知在翻检上述二书,感受是:“与先哲同驰思,品彝铭之古拙。以之守岁,暗夜迷离,可用心目体悟光明。” 二书皆古意盎然,由此“顿悟”的,自是对“史”的感怀。?


我一直奇怪的是,二十四史之首的《史记》,为什么主要是在语文课堂上研读。 鲁迅赞誉《史记》曰“史家之绝唱,无韵之离骚。”绝唱者,言其权威,而“史”与“离骚”何涉??


《离骚》者,学界曰“积极浪漫主义之华章”也。屈原以想象和联想的方式构成了瑰丽奇特的幻想世界,又以神游幻想世界的方式表现了诗人对理想的狂求。《离骚》中大量地运用了“香草美人”的比兴手法,把深刻的内容借助具体生动的艺术形象表现出来,极富艺术魅力。


我深深觉得,它是印象派的肇始,魔幻现实主义的鼻祖。屈子笔下充斥的夸饰、离奇的想象、臆造,驱策着诗人的那意识已经不是“流”了,而是“泛滥”地放纵四溢。水银泻地、电光石火,有震撼,但无固定之“形”。


《离骚》一般的《史记》,这样的篇什,还能称得上“史”么? 偶翻唐德刚《史学与红学》,有谓:“六经皆史,诸史皆文,文史不分,史以文传。”我倒是觉得,以文传的 “史”,不是“史”,至少不是现代科学意义上的“史”,而是人类早期的“史”形态,有神话、口头文学、演义、史话、口述史等形式,其正宗产品并非真正可“资治”、可鉴以知今的“史实”、“史料”、“史见”,因为其真假夹杂、黑白莫辩,只能衍生出“史说”一一残丛小语的小说而已。


另外,还有一种传统的史学观,春秋大义。就是应该在历史记录过程中带有道德的评判。左丘明阐发春秋文字:“《春秋》之称,微而显,志而晦,婉而成章,尽而不污,惩恶而劝善,非贤人谁能修之?” 而现代科学历史学,重视逻辑关系,更重视实证,是一门实验科学。


当近代,我们把西方考古学引入中国史学之后,第一重考古实证,其次才重文献资料。现代史学的一个根本性的革命,在于区分了“假说”、“猜想”和“客观事实”,经得起考古实证检验(实验)的结论或是观点,才是科学的判断,所揭示的才是客观事实,其余皆是“假说”和“猜想”。


?我们传统的“史”,是建基于文学虚构的“文献历史”,而不是基于客观体系的“实物历史”,因此“古史辨”学派首领顾颉刚有“层累地造成的中国古史”的着名理论。传统史学要“进化”为现代科学史学,必须另开一进化路径,脱胎换骨方成。


此实有赖于“史家”思维模式的先进进化,先有科学思维,而后考诸史料(以考古发见、出土实物、田野调查为主),全面重新打造建构了。 尽管李学勤曾经说,我国的历史研究,已经从信古、疑古,演进为考古、释古的科学模式,其实,大陆史学界,显然尚未进化赅备。


以白寿彝《中国通史》为例,当年我曾经打算买一套收藏翻检,但在书店柜台随便翻翻,即发现,多处抄撮小说家言,辍拾纫纳以为史,文史莫辨,买它做甚! ?


拉杂联想,敷衍成帖,发上,是为新年第一帖。?


2010年元旦凌晨写的一个帖子---胡晓翔,2010年元旦凌晨


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

相关文章:

史悟(2018/01/29)